“串”越天山的轉場:包扎得爾冬牧場大遷徙


發布時間:2021年06月11日 文章出自:用戶投稿 作者: 馬當福 

標簽: 且行且歌   秘境傳奇   其他照片   社區推薦   

悠悠歷史舞臺,演繹著多少民族興衰;浩浩生命長河,孕育著多少文明延續??v覽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卷,身為游牧民族的哈薩克族,在古老中國西北廣袤土地上繁衍生息,譜寫著自己獨特的民族發展史……

特克斯縣包扎得爾冬牧場大遷徙(無人機拍攝) 攝影/馬當福

三面環山的伊犁河谷溫和而濕潤,自古以來就以畜牧業為主要生產力。世代生活在這里的哈薩克族牧民,常年奔赴于轉場路上,攜家帶口趕著羊群,從一個牧場轉向另一個牧場繁衍生息,形成一種獨特的游牧文化。在伊犁河谷的特克斯縣南側的喀拉峻山,有一種較為古老且更為獨特的轉場方式——包扎得爾冬牧場大遷徙。

近幾年來,雖然哈薩克族牧民的定居問題在政府的大力引導下得以實現,牧民生產生活條件得到了極大提高,但這沿襲上千年之久的包扎得爾冬牧場轉場大遷徙依然存在,只是進出冬牧場不再是攜老扶幼,而主要是由每個家庭的勞動主力負擔,其余人則在定居點生活。這對于進出冬牧場的安全性和轉場進度來說都有極大的提高。

特克斯縣包扎得爾冬牧場大遷徙 攝影/馬當福

這是由冬牧場轉向春牧場的大遷徙,說是“大遷徙”一點不為過。十多萬頭牲畜浩浩蕩蕩翻越天山,由溫床般山峰交錯的河谷地帶翻越海拔3700米的喬拉克阿蘇達板再下降至喀拉峻草原腹地,途經近百公里險而危的路程,大部分路面寬度不足半米,多鄰懸崖峭壁。近一半路程是在厚達半米以上的積雪中行走,不論是牧民騎的馬,還是遷徙的羊,腳步稍有不慎,就會被陷入雪窩子,動彈不得。要想順利翻越天山,就要沿襲前“人”留下的腳印,也恰巧是這不足半米的雪路,讓這轉場變得獨具一格,如同被串在一起的珠子,羊群排成線狀長隊,穿越天山。

作者手繪騎馬路線圖

臨近春節,包扎得爾冬春牧場轉場即將開始,有幸能來到特克斯參與到這場遷徙的紀錄片拍攝中,而我也用手中的相機記錄了這場遷徙。

從特克斯縣開車來到喀拉峻草原腹地的喀拉達拉鄉瓊庫什臺文化村,這是一個主要由哈薩克族牧民組成的村子,村子的建筑多為木質結構,是伊犁河谷保存較為完好的一個木構建筑群,具有較高的歷史文化價值。汽車能走的路也就到這里了,接下來的路就要從這里騎馬進山。

引導我們進包扎得爾冬牧場的牧民(左一為瓊庫什臺村老村長特留甫別折·三爾山巴依)攝影/馬當福

收拾好行囊,匹配好自己的馬,時間也到半下午了。我們這支拍攝隊伍在瓊庫什臺村老村長特留甫別折·三爾山巴依的帶領下,沿著村旁的瓊庫仕臺河浩浩蕩蕩進山了。

進山的路起初平坦而寬闊,隨著海拔的升高騎行的路就變得狹窄而艱險了。馬行走在崎嶇山道中,穿過一片松樹林又翻越一些小的丘陵,大約兩小時左右就到達第一個轉場服務點——阿爾夏勒托爾服務點。這些服務點是當地政府為確保轉場期間道路暢通有序,轉場牧民生命財產安全而設立的。服務點是將合適地理位置的牧民家改造而成的,儲備了米、面、油等物資,保障牧民的轉場生活服務需求。服務點周圍山頭設有防狼群夜間突襲牲畜的太陽能燈,主要為過往牧民及他們的牲畜群,提供更安全的臨時食宿休息場地。政府部門也會給設立為服務點的牧民家一定的資金補助,也正是因為這些服務點的設立,使這條危險重重的包扎得爾冬牧場大遷徙路線變得安全許多。

夜間在阿爾夏勒托爾服務點休息的馬 攝影/馬當福

經過一宿的休整,我們的馬隊再次出發。今天我們要騎馬進入雪域高山,翻越海拔3700米的喬拉克阿蘇達板,直至抵達第二個轉場服務點——克孜勒塔斯服務點(紅石頭)。

克孜勒塔斯服務點(紅石頭) 攝影/馬當福

一路上,無論我們還是我們騎的馬,都無比艱辛。大部分的馬匹都摔倒過、累倒過,還好大家在日落之前都平安抵達孜勒塔斯服務點。經過一整天的騎馬,部分成員因騎馬途中顛簸所致,無法繼續騎馬前行至拍攝目的地(一個叫藍石頭的地方)。晚上休息時經過協商,我們還能繼續騎馬的隊友與當地牧民一起,繼續騎馬前往藍石頭那的牧民家拍攝轉場,不能前行的在這里修養。

次日一早,在老村長的帶領下,我們繼續騎馬前行。今天要走的路比昨天更艱險,雖然沒了積雪的阻礙,但不足半米的馬道上一側是山體一側是深淵,讓我們這些騎馬新手心理上著實有著“步步驚心”的危機感。

騎行在有六七十度的山體斜面上行走 攝影/馬當福

途中,突然聽到山谷中傳來如猿鳴聲一般的吶喊聲,回蕩在山谷間,帶隊的牧民也發出了同樣的吶喊聲作為回應??聪蚰撩駞群暗姆较?,尋覓小會,在對向有些許松樹隱晦的山梁處發現兩個芝麻粒般大小的身影在晃動著。在這空無一絲信號的深山老林里,聽到人們用這樣原始的吶喊聲交流,看著那山梁上晃動著的身影,讓我瞬間意識到,當今人類在遠離文明時,面對大自然時依然是這樣的渺小……。時至中午,我們有驚無險地到達了“藍石頭”這個地方。

牧民嫻熟的技法將行囊捆扎在馬匹身體兩側(手機拍攝) 攝影/馬當福

趕到這里時,一戶牧民正在收拾行囊,準備舉家遷徙。他們將來年還需要用到的生活物資埋在附近的山洞里,將可以帶走的生活用品綁扎成捆,綁在馬背兩側。一家人分工明確,井然有序地準備著……。

馬群、羊群都已蓄勢待發,即將要構成一幅幅頗為壯觀的遷徙畫卷。寧靜的山谷,妖嬈的雪霧,與壯觀的遷徙景象巧妙的在眼前鋪展開來,沿途的艱辛疲憊,瞬間煙消云散。我們跟隨牧民一起開始轉場,牧民趕著羊群走著,我們用手中的機器記錄著。由于天色漸晚,考慮到我們騎行水平有限,不宜夜間騎馬,我們必須超越羊群,在夜幕降臨前趕回駐地。于是大家都收拾整理好相關器材,緊趕慢趕在天黑前趕回了克孜勒塔斯轉場服務點。

堆積成墻的馬鞍子(手機拍攝) 攝影/馬當福
在克孜勒塔斯轉場服務點休息的馬(手機拍攝) 攝影/馬當福
在克孜勒塔斯轉場服務點過夜的羊群 攝影/馬當福

回到服務點,夜已經黑下來了,還好我們都平安抵達。午夜,羊群也陸續到達克孜勒塔斯轉場服務點,隨著羊群的陸續到達,這里變成了一個熱鬧的牲畜市場。羊群被關在了不同的羊圈里,馬匹被拴在不同的木樁上,牧羊犬也都自己找尋自己的落腳點,馬鞍子被堆成了墻……。寒冷的夜晚,牧民輪班值守著羊群,拿著手電筒在羊群間來回走動,只為這一夜羊群不被狼群偷襲。

拍了些星空照片的我,還是扛不住疲憊的身體,擠進木屋內的大通炕睡著了。深夜被幾聲炮聲驚醒,次日一早得知,昨夜山間發現狼群,值守的牧民只能通過放炮驅逐狼群。

早晨,忙碌的轉場生活又開始了。 攝影/馬當福

還來不及交流昨晚狼群的事,牧民的羊群已經開始陸陸續續離開服務點,我們也來不及吃早飯,收拾好行囊火速上馬去追遷徙的羊群。今天的轉場所經過的路程是我們此次前來拍攝的主場,羊群將排成線狀長隊,“串”越天山。

行走在雪域高山之間的羊群 攝影/馬當福


 

行走在雪域高山之間的羊群 攝影/馬當福

山體巖石之上,被厚厚的積雪所覆蓋,在風吹雪的掩蓋下,看似如沙丘般柔和的白色曲線下,卻暗藏“殺”機,稍有不慎,羊蹄就會塌陷于雪下石縫中,牧民騎的馬也不例外。積雪的阻礙使羊群行走的路變得越來越狹窄,行徑的速度也慢了下來,直至停滯不前。牧民解決的辦法是從羊群中挑選出一批“勇敢者”,趕著這批勇敢者先走進這狹窄的雪道上,慢慢地后面的羊也跟上了。時不時,路上也會出現一些“調皮”的家伙,跳進雪窩里,如靜止漂浮于湖面的小舟,動彈不得,只能眼巴巴看著伙伴們走遠,羊群最后面的牧羊人下馬營救一下,方能脫險。行徑在這狹窄的雪道上,時不時也會出現臨時的“交通擁堵”,具體原因就五花八門了,排著隊的羊群連同我們這些人一起只能排隊靜候“暢行”。

午休后的羊群,重新排起長隊繼續“串”越天山 攝影/馬當福

時至中午,艷陽高照,我們與羊群順利到達了海拔3700米的喬拉克阿蘇達板,牧民也會將排隊的羊攔截在一塊不大的安全平臺處休息。大家從自己馬褡子里取出準備好的食物,臥坐于雪地中進食,哈薩克族牧民喜歡吃一種叫“波爾薩克”的油炸發面類食品,他們將波爾薩克摻一些雪在上面,在口中含一會再咀嚼吃,既補充水分又能填飽肚子。休息片刻,又重新組織羊群排好隊,從冰達坂上逶迤而下,彎彎曲曲的轉場隊伍在雪原上形成美麗的曲線,這座安靜的山脈被我們這群來客點綴地充滿了生機和希望。

午休后的羊群,重新排起長隊繼續“串”越天山 攝影/馬當福
即將登頂的羊群 攝影/馬當福

站在達板頂處,望著下山的羊群,心中頓生出一股敬畏之情。深感我是多么榮幸,能親歷包扎得爾冬牧場的遷徙轉場過程,目睹這未曾想象過的壯美景象。將無人機升至高空俯瞰,原本白雪皚皚的天山之巔,顯現出一條巨大的細長“蠕蟲”,緩緩前進,如滄海一粟,渺小得很。也正是這渺小的生命線,最終征服這浩瀚的雪域高山,來到新的牧場,迎接春天的到來。

穿越喬拉克阿蘇達板順勢而下的羊群(無人機拍攝) 攝影/馬當福
穿越喬拉克阿蘇達板順勢而下的羊群 攝影/馬當福
穿越喬拉克阿蘇達板順勢而下的羊群 攝影/馬當福
即將進入春牧場的羊群 攝影/馬當福

而我們的拍攝也告一段落,繼續尾隨著羊群完成最終的跟拍??粗蛉憾及踩粺o恙抵達春牧場,我們揪著的心也跟著放了下來,這一路上所經歷的這一切都讓我這顆還算年輕的心感到澎湃。生命如源源流淌的河流,那一只只的羊以及尾隨在后面的我們人類,都是這條河流孜孜不倦的水,這些水匯聚在一起就是我們生命的力量,這力量穿越了浩瀚的雪域高山,也穿越了歷史的長河,源遠流長。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AV无码欧洲亚洲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