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潛行者 解讀載人潛水器

總第224期
2022
08
  • 甘草:調和百藥如重臣

    甘草,古時又叫苓、國老,生于我國北方,常見于干旱沙地、河岸、半沙化或鹽漬化草地。甘草為多年生草本,羽狀復葉互生,總狀花序,蝶形花冠,花淡紫色或白色,莢果彎曲。 甘草可作為治沙植物栽種,根和……

    作者: 王辰  

  • 我的自然月歷

    8月,幾種蟬的數量開始下滑,尤其是蟪蛄,幾乎接近年度尾聲。不過總體來說,蟬的聲勢依然浩大。與此同時,眾螳螂已陸續羽化,進入成蟲階段,武力值達到螳生巔峰。所以本月,是觀賞螳螂捕蟬的最佳時段。

    作者: praying  

  • 深海 地球表面的另一半

    對于覆蓋在數千米水層之下、陽光都照不到的這大半個地球表面,人類至今仍了解不多。但經過上百年艱辛探索,我們知道在深海海底,有比陸上還壯觀的山脈和平原,有多姿多彩的奇特生物。深海海底之下的地質……

  • 深海潛行者 解讀載人潛水器

    對于身為陸地動物的人類,深海是個完全陌生、極為危險的世界。雖然每天有成千上萬的船只在海面航行,但能讓人下到1000米以下深海的,只有少數專用的深海潛水器。

    作者: 何全  

  • 萬米深淵親歷記 深潛馬里亞納海溝

    曾經像月球一樣遙不可及的海洋最深處——馬里亞納海溝,最近10年來已多次有潛水器抵達,其中潛入這里最多的就是我國的“奮斗者”號。來自中國科學院深??茖W與工程研究所的海洋生物學家賀麗生博士,是第……

    作者: 賀麗生  

  • “高冷黑”的生命世界

    廣袤的深海,不僅水壓超高,而且黑暗、冰冷。但其實深海也有“綠洲”,在那里生活著許多奇葩生物。

    作者: 任輝  

  • 餐桌上的深海魚

    深??此齐x我們很遠,但如今在生鮮市場和超市,能看到不少“深海魚”。它們真的都生活在深海嗎?味道又如何呢?有請浙江海洋大學水產養殖專業的趙同學,為你解答。

    作者: 江泓  

  • 羚牛:神出鬼沒的山嶺巨獸

    如今在我國境內,除了西南邊陲的亞洲象、白肢野牛,青藏高原上的野牦牛,外表足夠威猛的“巨獸”似乎不多。其實在從秦嶺到喜馬拉雅山的西南山區,就有一類又彪悍、又有特色的大型食草獸,羚牛。

    作者: 盧路  

  • 從“小野豬”到“大恐龍” 雙垂鶴鴕變形記

    鶴鴕是一類骨骼清奇的大鳥,它們從小長到大,也會經歷天翻地覆的劇變。長大后,它們將變成能致人死命的“最危險鳥類”。

    作者: 謝翃瀚  

  • 白堊紀的最后時光 《恐龍:最后一日》與《史前星球》漫談

    科普紀錄片“大廠”BBC,今年又出了兩部恐龍題材的大作:《史前星球》與《恐龍:最后一日》。巧的是,兩作都聚焦了恐龍時代最后一段時光——白堊紀末期。這時的恐龍和其他史前生物,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作者: 江泓  

  • 《魔法滿屋》的哥倫比亞風情

    迪士尼電影《魔法滿屋》的故事,發生在南美洲國家哥倫比亞。對很多中國人來說,這是一個遙遠陌生的國度,在國際新聞里也缺乏存在感。其實,哥倫比亞的風土人情獨特而精彩,正好可以透過電影管中窺豹。

    作者: 山雀子  曉風  

  • 七夕“巧食”

    為了乞巧,在全國很多地方,七夕都有特殊的傳統食物。這些“巧食”不像端午粽子、中秋月餅, 有相對統一的形式和名號,而是天花亂墜: 有甜糯點心,有清新瓜果,也有生猛海鮮……

    作者: 瑤華  

  • 桃 最中國的水果

    今天我們最熟悉的大眾水果,很多都是在漫長歷史中,由域外傳來的:西瓜、葡萄、蘋果……但,香甜的桃子不是。它土生土長,原產地就在中國,被我們的祖先馴化為水果、一代代選育出經典品種。它被種在房前……

    作者: 阿蒙  

  • 圜錢 “銅板”之鼻祖,圓環掃六合

    我們每天都需要用錢,可真正看到錢的機會卻越來越少。在電子支付盛行的今天,許多學者卻堅持現金不可替代。要知道,世界上最早發明使用金屬貨幣、紙幣的都是中國人。錢這種東西將何去何從?讓我們追本溯……

    作者: 王永生  李小隼  

  • 朝韓諺文 從方塊字到方塊拼音

    上回“說文解字”介紹了日文假名——漢字傳入日本后,盡管歷經千年魔改,但至今仍在日文中難以割舍。這讓沒學過日語的中國人,也能大致讀懂日文。然而位于中日之間的朝鮮和韓國,原比日本更早、更深地納……

    作者: 汪亮  

  • 只剩名字的咖啡帝國 摩卡港的興衰

    平時常喝咖啡的人,對“摩卡咖啡”想必不陌生。這種醇香、濃郁的經典咖啡款式,得名自紅海之畔的一個港口。它曾把咖啡傳向世界,如今又已沉寂百年……

    作者: 江沖  

  • 蟲子身上掛“血滴”

    如果你經常抓蟲子,或者喜歡觀察它們,很可能不止一次地看見過這種“小紅點”——它顏色鮮紅,只有針眼大小,常在昆蟲、蜘蛛等節肢動物身上出現,猶如滲出的血滴。

    作者: 曉風  

  • 勇于嘗屎,那味道真美妙!

    如果你經常抓蟲子,或者喜歡觀察它們,很可能不止一次地看見過這種“小紅點”——它顏色鮮紅,只有針眼大小,常在昆蟲、蜘蛛等節肢動物身上出現,猶如滲出的血滴。

    作者: 唐志遠  

閱讀本期完整內容

使用微信掃一掃開始閱讀

AV无码欧洲亚洲电影网